唐山热线 本地 国内 国际 军事 网络 健康 娱乐 体育 财经 社会 科技 女人 教育 旅游 育儿 汽车 房产 历史 星宿 文学
首页 >> 军事

外国学者揭露日本化 称左翼罪责亦不可推卸

2015-05-11 21:37:46

    作为新闻人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名誉教授卡雷尔 沃尔弗兰,经过三十年对日本政治的研究为基础,发表了以《人们根本不幸福的日本系统》为首的多部热议作品。他陈述了在没有习惯“真正的独立国家”的情况下战后70年一路走来的日本什么才是必要的。

    该学者在书中称,“我和京都精华大学文学院的专职教员白井聪先生共同编著的《虚伪的战后日本》一书已经出版。白井先生是凭借《持久战败论》(太田出版社)一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新锐学者,是能够简单易懂地表述战后美日扭曲关系的有识之士”。

    白井对“日本化”表示出强烈的危机感,“我认为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左翼罪责更大。战后日本左翼只是在喊理想论的空口号,而没有拿出过应对现实的可行之策。作家大江健三郎和任职社会党的的土井高子先生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摆设而已。只顾高喊和平,对国民说‘反对战争’、‘不应拥有军队’,却从没有进行深入的议论”,卡雷尔认为。

    左翼一直怀有“始终遵守宪法”的自负心里,这是大错特错的。尽管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但日本却有着属于世界上最高价军队之一的队。主张说日本没有军队的说法在日本国外没有丝毫说服力。队违宪论揭开了理想论的伤疤,社会党也并没有真正进行政权交接。

    从有一丁点军事力量日本就有可能发动战争的角度考虑,日本可以说算不上是自主的国家。基于这点,日本的左翼是亲美派的。宪法,正是美国允许日本从属并与其保持良好关系的前提。

    作为左翼只喊空口号产生的结果,右派的安倍晋三掌握政权。让右翼掌握了更改宪法的主导权是左翼不可脱卸的责任。

    “我也想过日本的宪法应该与时俱进进行更改。比如说第九条改为 ‘日本作为主权国家,与其他国家一样拥有交战权。但是应反省过去历史,除了保卫自己领土的情况,不得采取武力措施’。这样注明的话更好。这样再向世界炫耀他们的和平宪法”,卡雷尔认为。

    这位学者最后指出,已经停止思考的日本左翼不应该仅仅是保护宪法,不正视历史的安倍除了更改宪法还有其他方式。要想实现和平,就必须让日本人自身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才是日本的独立之道。(实习编译:刘蔓 审稿:王欢)军事频道

  • 上一篇:欧美首脑将缺席俄二战庆典 凸显普京敌友分明
  • 下一篇:安倍为武器出口不遗余力 转让机密夺澳潜艇订单
  • 推荐阅读

    网站简介 | 本地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网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